数亿条借贷用户数据在地下疯狂交易,被清洗数百次

数亿条借贷用户数据在地下疯狂交易,被清洗数百次

文 | 米格

最近,地下超利贷的数据买卖市场极度疯狂。

许多超利贷用户的借贷数据,在系统商、流量代理、甲方、黑客、短信渠道商之间反复流动。

后者拿到数据之后,就会给这些用户发短信,或者打电话营销。

这些数据量之大,超乎人们想象。

“现在一家系统商在地下流通的数据就上亿,整个地下市场至少有数亿条数据在流通。”多位业内人士均证实了这一说法。

这些数据的清洗速度惊人,很多数据甚至被清洗了几百次,用户正在加速“坏死”。

一位流量代理通过买数据导流,“月入200万”。

反复清洗的数亿条数据,正在成为地下超利贷的黑色土壤和肥沃养料……

01 疯狂的料

华灯初上,各家超利贷平台的员工,基本忙完一天的放款指标,开始进入休息状态。

而各大超利贷交流群开始骚动起来:

“群主出一手实时,隔夜,周,历史,跑AS可选地区和运营商。价格美丽!”

为了吸引买家,有些广告直接拿出数据说话:

“支持实时半价测试,接通率70/80%,添加率10/20%。”“下款30%,回款95%。”

卖家们疯狂叫卖的所谓的“料”,到底是什么?

它们都是底层人群的超利贷借贷数据,维度包括这些人的姓名、身份证、银行卡、借款金额等隐私。

这些料主要用来做什么?获客。

在今年“3·15”晚会曝光714高炮之后,很多头部贷超不敢再给超利贷导流,新的流量和用户无法再进来。

行业想到的自救办法,就是买卖借贷用户的数据,再来获客。

借超利贷的老哥们共债情况非常严重,一位老哥同时借30到50家平台,是常有的事。

所以,一旦知道某位老哥借了超利贷,马上给他发短信或者打电话,让他来自己平台借款,是一个非常有效的获客方式。

通常来说,越鲜活的料,转化率越高。

按照效果好坏排序的话,实时的料比隔夜的好,隔夜的比一周的好。而一个月之前的料,基本就失效了。

“一些平台的实时数据,转化率可以达到5%以上,隔夜的可能是3%,周放款数据可能只有1%。”一家超利贷平台的负责人孙允夏透露。

超利贷用户的生命周期极短,有可能在短短数周内,一个用户就彻底“坏死”了。

料的价格,根据其好坏,有很大差距,从8分到8元不等。

但通常情况下,流落在这些社群、被公开叫卖的数据,都不是好料。有很多是以次充好的假数据或假料,料商中有很多骗子,专门“黑吃黑”。

“一手的料,都是朋友之间自行消化,市场上的料很多都是被洗过很多手的残料。”孙允夏直言不讳,称自己从朋友的超利贷平台直接买料,“已经拿了十几万条数据了”。

现在,他的平台每个月放款上千万,“一个月能赚300万左右”。

其实,直接买料的甲方并不多,大部分时候,都是流量代理在“批发”。

流量代理张彦森透露,自己也是买料获客,然后再导给各个超利贷平台。

这么操作,流量的转化率更高,因为一个老哥进来,可能不止借一个平台,甚至不止借十几个平台。

况且,被A平台拒绝的用户,可能在B平台就能过,老哥们的价值可以被榨取殆尽。

这样的批发方式,让变现效果翻倍。

张彦森称,自己一般买的料都是2-4元一条,每月购买20-50万条,“花个几十到一百多万,一个月就能赚到200万元”。

目前,有多少超利贷的料在市场上流通?

多位业内人士坦言,至少有数亿条数据,甚至更多。

当然,这些数据会有重复,因为一个老哥会同时借很多平台,每借一次,就会产生一条数据。

“我了解到,有家头部贷超在高炮市场上流通的交易数据,已经达到了上亿级别。”孙允夏就曾看到人公开叫卖这个数据包。

数亿条数据在地下市场疯狂滚动,被不断清洗,一些数据甚至被洗了几百手,直接洗成残渣。

而老哥们甚至他们身边的联系人,都在遭遇疯狂的短信轰炸。

“爸爸赶紧申请,今天我审核,申请就放款,不放我是你儿子。”

02 玩家集结

目前,超利贷市场的料商,主要分为五类。

第一类是超利贷系统商。

某系统商销售人员称,他们只卖姓名、电话、身份证号三要素,“每条6元,每天提供几千条实时放款数据”。

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系统商是一个“料子集中池”。

因为很多系统都是云端部署,各个平台上的借款数据,都会汇总到系统商这里。

此外,就算是独立部署在本地电脑上的系统,“很多系统商也会留后门,监控他们的数据”,业内人士陆易安称。

去年11月,最大的系统商有脉金控被警方调查,也是因为数据问题。

因此,在今年,系统商卖料都非常保守。

“都是偷偷指派一个小弟在外面卖,而且卖的时候只给你电话号码,姓名和身份证都不提供。”陆易安称。

因为短信营销,只要有电话号码就够了。

第二类是贷超机构。

它们会将自己没有转化的用户,再次卖出去,以此削减获客成本。

第三类是超利贷平台。

行业通常认为,一个客户的生命周期是4期,也就是说,一个用户在一个平台上复贷4次左右,可能就不再借了。

所以一些平台在给用户放3期款后,就把这些数据直接卖了,让别的平台去接盘。

第四类是黑客。

这类玩家是最新加入的,他们盯上了这片黑暗江湖,开始寻找漏洞渗透。

他们入侵各个超利贷平台,拖走数据库里最鲜活的、刚刚放款的用户数据,并在市场上抛售。

“我们已入侵了几十家平台,拖出几百万数据来卖了,而且可以反复卖。”一位黑客透露。

第五类玩家,通常大家都想不到,就是短信渠道商。

“没有谁手上的数据比短信渠道上的更多,各个平台涌过来的数据,都会在这里汇总。”陆易安称。

他曾经在一个短信渠道商那里买过数据。“对方把各个平台过来的数据去重,还进行了分类,告诉我被洗过20次的,就是差用户,才洗过1次的,就是好用户,两者价格差了10倍。”

陆易安估算,这家短信渠道商大概有上亿条数据,去重后,还有数百万位用户的数据。

这群卖料者,赚的都是快钱。

帮系统商卖料的一位小弟透露:“一个月卖了上千万条数据,一条4元,就是4000多。”

多位行业内人士称,目前,市场上的超利贷卖料商已超过上万人。

甚至有很多数据是多维度出售。

一个被出售的用户数据条

因为毫无技术含量,他们觉得自己比超利贷平台放贷更赚钱。

“超利贷市场波动性很大,还要风控,还要担心逾期。我们就是送水的,无论市场好坏,都是净赚。”该小弟称。

03 交易谨慎

国家网络安全法规定,交易50条以上的用户隐私数据,即可获刑。

因此,数据买卖双方都在“提着脑袋”做交易,极为谨慎。

在社群里,他们从来不提“数据”一词,全部用“料”代替。

交易时,如果提到“数据”,对方会要求马上撤回,甚至终止交易。

料商小P透露,他最常用的交易方式,就是邮箱和百度云盘。

首先,将数据上传至邮箱草稿,但不发送。然后,将账号和密码发给买料者。

“我怕被查,在申请邮箱的时候,还会改一下IP地址。”小P称。

此后,买料者可以登录邮箱,从草稿箱下载数据。

而另外一些买料者的手段,更加高明。

他们直接在短信运营商那里开一个账号,然后将账号与密码分享给料商。

“付款后,我会直接将电话号码导入运营商账号,然后发送短信。”料商周彦称,买料者根本碰不到数据。

这样操作,买料者可控性低,所以数据更便宜。

“我手上也有三要素,可以卖出更好的价格,但现在风险高,要谨慎。”周彦表示。

当然,也有人更相信线下交易的安全性。

陆易安介绍,一些料商会将数据资料导入硬盘,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

因为超利贷市场的料子交易如此疯狂,行业的清洗速度极快。

“以前,一个用户的生命周期可以达到3个月,现在基本3周就死了。”陆易安称,如果一个新用户开始借款,两三天之内,就会有几十条营销短信发过来。

用户的生命周期缩短之后,行业的生命周期也在缩短。

“最近3个月,整个行业已经经历了两次逾期潮,也就是说,行业一个半月就是一个周期。”陆易安称。

市场过于疯狂之后,就不再是谁都可以来捞金的了。

在过去的两个行业周期中,绝大部分的超利贷平台并不赚钱,它们才是被收割的一方。

但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甲方。洗完一批甲方,又有一批新的甲方站了起来。

底层用户的数据,在地下市场肆无忌惮地流动。

这些料子,变成了超利贷这个疯狂市场的养料和土壤。

只是,这些用户正在加速死亡。当他们被榨取殆尽,连最后一滴血都被吸干之后,这个行业,是否还会存在?

*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。

上一篇:服务银行开放,是金融科技的下一个风口吗?
下一篇:挑逗喵星人的新姿势,用摄像头搞定吧!